当前位置:永利皇宫463线路检测 > 网站首页 > 既然你如此喜欢这海上的月光,一个人在卧室的

既然你如此喜欢这海上的月光,一个人在卧室的

文章作者:网站首页 上传时间:2019-10-10

图片 1 【一】
  睡到半夜的时候,云枫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响声惊醒。坐起静听,却什么也听不见。
  困倦疲乏的云枫也不去细想,又躺了下来,继续睡自己的觉。
  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,那种怪异的声音又一次在卧室里响了起来,虽然很轻微,但在这极其寂静的夜里,却显得特别清晰,似乎是什么东西在轻轻敲打卧室的墙壁。
  云枫惊得又一次坐起,打开电灯下了床,一个人在卧室的四下角落里仔细查看了起来。
  卧室布置很简单,就一只书橱和一只衣橱。云枫搬出了书橱里所有的书本,什么也没发现。
  回到床上,云枫怔怔地盯着衣橱发起呆来。
  怪异的声音又响起,就来自床前的衣橱!
  怪声只响了几下,又停止了。
  云枫猛地跳下床,伸手打开了衣橱,却没发现什么异样。
  关上衣橱的门,眼前突然白光一晃,刺得云枫眼睛一阵生疼。
  白光一闪即逝,似从嵌在衣橱门的镜子中传出。
  怪声又起。
  那道白亮刺目的光,又出现在了镜子里。
  镜子里出现了一盏灯,一盏悬挂在一根细线上的油灯。油灯似在被风吹动着,在镜子里由远至近,不停地敲打着镜子。
  这一次,油灯没有立刻隐去,就这样摆来摆去地晃在镜子中。
  镜子里面,居然会有风?
  是人间的风吗?
  油灯的火苗被吹得忽明忽暗,却又怎么也吹不灭。
  “畜生,放开我!”镜子里忽然发出一声极其羞愤的女子怒喊声。
  云枫吓得心胆俱裂,眼前骤然一黑……
  
  【二】
  “云枫少爷,云枫少爷……”
  云枫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,依稀听到有人轻轻叫他。慢慢睁开双眼,视线很模糊,只能依稀看到一个粉红色的影子。
  “云将军,云枫少爷醒了。”一个妙龄女孩的声音。
  “嗯,知道了。莲儿,你先退下吧。”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。
  “是,云将军。”粉红色的影子慢慢消失,一个黑色的影子走到了面前。
  “云将军?这又是何许人也?怎么像是古人?”云枫堕入了五里云雾。
  视线渐渐清晰,面前的黑影子,是一个穿着前胸绣着一只麒麟的黑色官服的中年男子。
  中年男子的唇上,蓄着浓黑的短须。
  云枫看清站在面前的人,再看自己,竟然躺在一张柔软华贵的大床上,不由大骇:“你是谁?这里是什么地方?我怎么会躺在这儿?”
  中年男子长叹一声:“枫儿,你糊涂了?我是你父亲,朝廷的镇国将军云铮!这里是将军府。”
  云枫转头环顾着四周的坏境,分明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古代卧房。
  云枫脑中蓦地灵光一闪:“这里一定就是镜子里的世界,只是,这镜子里的世界又是哪一个朝代的呢?”
  “怎么了,枫儿?”云枫父亲的问话,打断了云枫的思路。
  云枫一惊,挣扎着撑起身子:“孩儿见过父亲。”
  云铮忙伸手扶住云枫:“躺着莫动,好好休息,为父有点公事要出去处理一下。”
  云铮站起身,去拿搁在床边的一顶官帽。
  这时,云枫见到了镶在官帽冠顶镂花金座上的一颗红宝石。
  “麒麟官服,红顶官帽,应该是个一品的镇国将军。”云枫暗忖。
  云铮负手走出卧房时,云枫发现了云铮背后的一根粗黑长辫。云枫似想起了什么,忙用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。
  一摸之下,云枫吓了一跳。他在自己的后脑勺上,也摸到了一根粗长的辫子。
  “既然我撞进了这个朝代,当然得是这个朝代的样子了。”这样一想,云枫也就释然了。
  神志完全恢复,云枫只觉身上俱是汗臭味,奇痒难忍,蓦地想起刚才那个只闻其声,未见其人的莲儿,便大呼起来:“莲儿!莲儿!!”
 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匆匆走了进来,站到云枫的床前,神情惶恐:“云枫少爷,将军刚才已经出门去了,有什么事吗?”
  云枫这才看清楚莲儿的模样:柳眉如描,明眸如水,唇如樱桃,面如桃花……云枫看得痴了,竟忘了回答莲儿的问话。
  莲儿被云枫看得娇面飞红,低下头,低声道:“云枫少爷!”
  云枫如梦处醒,忙掩口假咳了几声:“莲儿,我这几天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昏睡不醒?”
  莲儿道:“你在三天前莫名其妙晕倒在书房里,到今天为止,已经昏了三天三夜。”
  云枫讶然:“真的么?”觉得再问下去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便道:“莲儿,我想洗个澡。”
  莲儿道:“请少爷随我来。”
  
  【三】
  经过沐浴更衣,云枫顿觉轻松了许多。
  莲儿看着脱胎换骨似的云枫,眼神变得有些异样。
  云枫并未留意莲儿神情的微妙变化,心血来潮道:“莲儿,我想到你的住处去看看。”
  莲儿道:“莲儿只是一个下人,住处简陋粗俗,少爷你……”
  云枫执意要去,莲儿拗不过,只得允了。
  来到莲儿的住处,云枫四下打量了一下。
  莲儿的房间果然布置得极为简陋,只有一个衣橱和一张床。
  衣橱的门,还嵌着一面椭圆形的镜子。
  云枫觉得有些眼熟,随即想起:“我不就是通过这面镜子,才莫名其妙撞进了这个将军府吗?”
  看到镜子,云枫自然而然想起了那盏油灯,四下环顾了一圈,果然在房间的角落里,看到了那盏油灯。
  “油灯怎么没有点燃呢?”云枫自语道。
  莲儿掩口笑道:“少爷糊涂了吗?现在还是白天呢!”
  云枫顿觉失态,神情甚是尴尬。
  莲儿觉得有些奇怪,也不再说什么。
  云枫在莲儿房中坐了片刻,便起身告辞。
  
  【四】
  夜色降临。
  云枫坐不住,走出卧室,悄悄往莲儿住处走去。
  月已上树梢。
  云枫轻手轻脚走近莲儿的住处,只见房中亮着灯光。
  灯光极其微弱,摇摇欲灭。
  云枫有些紧张,更加放轻了脚步。
  来到窗外,云枫伸出一根手指,蘸了些唾沫,在窗纸下方轻轻点了一个小洞。
  云枫将一只眼睛紧贴小洞,紧张地往房内看去。
  房中,莲儿正好在脱衣,脚下放着一只盛满了水的大盆。
  云枫紧张得眼也不眨,神经就像一根绷紧的弦。
  天然去雕饰,脱尽霓裳现玉姿……云枫再也忍不住,竟然破门而入!
  莲儿吓得惊叫出声,当看清来者是云枫时,更是慌了手脚。
  “莲儿,我喜欢你!今晚,我要定你了!”云枫一把抱起莲儿,使劲扔到了床上。
  “放开我!救命啊!云将军,快来救我啊!……”
  陷入疯狂状态的云枫,拿起床上的一个枕头捂住了莲儿的脸。
  很快,莲儿不再动弹。
  云枫慌了神,急忙拿下枕头,用手探向莲儿的鼻下。
  没有了呼吸,莲儿死了!
  云枫跌坐在地,怔怔望着犹在房中角落里摇摇欲灭的油灯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外面忽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。
  云枫连忙走到角落里的油灯面前,想去吹灭油灯里摇晃的微弱火苗,谁知,火苗看似摇摇欲灭,却怎么也吹不灭。
  慌不择路,云枫打开床边衣橱的门钻了进去,紧张地屏住了呼吸。
  “这是哪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干的?!”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回荡在房中。
  云枫听得真切,正是自己的父亲!
  近乎绝望的云枫,恨不得在衣橱里找条裂缝钻下去。
  衣橱的门,忽然被拉开!
  云铮将军手持长剑,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!
  云枫惊骇得几乎要哭出声来。
  “作恶的祸根,留你何用?!”云铮手中的长剑猛地刺了过来!
  冰冷的剑锋急速刺入胸膛,云枫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,只是觉得眼前的父亲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,身子也正在慢慢下沉,沉向一片无底的黑暗……
  
  【五】
  咚!咚!
  不知过了多久,油灯敲镜的怪声又一次响起!
  云枫睁开双眼,惊见自己依旧躺在卧室的大床上。将手摸向后脑勺,粗长的辫子也没了。
  咚!咚!
  怪声又起。
  云枫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绷紧,忙将目光投向衣橱。
  咚!咚!
  怪声正好又响了,正是来自衣橱内!
  云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哆嗦着来到衣橱前,猛地打开了衣橱。
  衣橱内,居然放着那盏油灯!
  那盏怎么也吹不灭的油灯!
  油灯的下面,压着一张纸条。
  云枫颤手抽出纸条,展开一看,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两句诗:前生作孽今世偿,油枯灯灭罪方赎。
  目光投向油灯,只见里面的灯油已经不多,火苗极其微弱。云枫俯下身子,鼓足了一口气,使劲往摇曳的火苗吹去。
  火苗摇动了几下,依然未灭。
  云枫提着油灯走向浴室,将油灯拿到水龙头下去冲。
  火苗似乎灭了,可是刚把水龙头关上,又自己燃烧了起来。
  这时,手机响了。
  云枫急忙取出手机接听。
  “云总,你什么时候回公司?”手机里是云枫办公室女秘书小蝶的声音。
  “公司出什么事了么?”云枫心里咯噔一下,感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正在悄悄把自己笼罩其中。
  “公司有麻烦了!”
  “等我回公司再说吧!”云枫挂了手机,望着衣橱里的油灯叹了口气。
  
  【六】
  回到公司,已经是中午时分。
  云枫刚将轿车停好,便匆匆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  小蝶一见云枫,急忙迎上前来:“云总,你可回来了!这几天,公司来了一个女客户,非要见你。我说你休假去了,她便说明天再来。你不在公司的这几天,这个女客户天天来一次。”
  云枫吐了口气:“这也算麻烦事?”
  小蝶道:“如果只是这样,也倒罢了。”
  云枫一怔:“难道,她是来找麻烦的?”
  “正是!”小蝶道,“她……她说,云总你的公司将有大难降临,原因就是她有一盏祖传的油灯丢失在你的住处!”
  云枫面色顿变:“今天这位女客户,可曾来过我公司?”
  “没有。不过……”小蝶抬眼看了一下挂在办公室里的时钟,又道,“她马上就要到了。每天,她都是在这个时侯来的。”
  云枫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  小蝶应了一声,退出了云枫的办公室。
  云枫静静地坐在老板椅中闭目养神,此时,时钟即将指向中午十二点……
  当!时钟敲响了。
  云枫猛地睁开眼睛,却见面前站着一个美少女,穿着一身粉红色套装。
  当看清这美少女的脸时,云枫吓得一下子从老板椅中站了起来:“莲儿?”
  “我叫风荷,云总认错人了!”
  云枫暗松了一口气,连声道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风小姐请坐。小蝶,泡杯茶来!”
  “云总不必客气!”
  云枫道:“听我秘书说,风小姐这几天一直在找我,不知有什么要紧的事?”
  风荷未做回答,却转身走到了门口,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了。
  “风小姐,你?”云枫愕然。
  风荷走到云枫的跟前,低声道:“我来找你,是因为我在几天前做了一个怪梦,梦见我的老祖宗流着眼泪说,她在阴间伤心欲绝。我问她所为何事,她说,她在生前在一家将军府里做丫鬟,后来失身于将军的小少爷,含恨而死。那一盏油灯也因此不知去向,不过……”
  “不过怎样?”云枫越听越惊,后背已被冷汗打湿透。
  风荷续道:“不过,现在她已经查明了,这盏油灯就在云总你乡下的一栋别墅里!她说,这盏油灯会给云总带来灾难,如果我不来取去,云总就要大难临头了!所以,我就来找云总你要油灯了。”
  云枫忙道:“不错,在我乡下的别墅里,确实有一盏来历不明的奇怪油灯。风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,现在就可以跟我到乡下去取油灯。”
  风荷点了点头,跟着云枫走出了办公室。
  
  【七】
  一路上,云枫一边开着车,一边从前面的反光镜里打量着坐在后座的风荷,越看越像那个在梦里惨死在自己手下的丫鬟莲儿。
  云枫心中七上八下,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
  不知不觉,车子已经开到了乡下那栋别墅前。
  风荷跟着云枫下了车,走进别墅中。
  走进卧室,云枫刚想去打开衣橱,风荷忽然柔声道:“云总且慢取灯。我俩除了这盏油灯,就不能说点别的吗?”
  云枫望着面前忽然变得风情万种的风荷,不由一怔:“风小姐的意思是……”
  风荷在卧室里走了几圈,又道:“天好热。云总的浴室在哪?可否让我用一下?”
  “这?风小姐方便吗?”云枫对风荷的转变,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  “没关系。我的贴身衣物都带好了。”风荷指了指背在她身上的一只粉红色背包。
  “哦,那就请风小姐随我来。”
  浴室就在云枫卧室里,浴室的门设计在卧室里的墙壁上。
  风荷走进浴室,云枫躺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  浴室的水声开始哗哗响起,云枫忽然想起自己在将军府里的事来。
  听着撩魂的哗哗声,云枫完全沉浸在一种推不开的诱惑里。
  水声,变得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。
  云枫感到有些不对劲,蓦地睁开了双眼。
  浴室的门竟然大开,卧室里流满了水,水位在急剧地升,很快要将云枫的床给淹没了。
  云枫惊骇之极,在床上猛地跳起,大呼道:“风小姐!风小姐!!你在哪儿?……”
  卧室里除了流水的声音和云枫自己的回声,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。
  水仍在急剧上升,很快从云枫的脚背开始,渐渐淹没到小腿、膝盖……
  云枫不敢跳下去,因为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——不会游泳!
  就在云枫频临绝望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:床边那只泡在水中的衣橱,橱门忽然自己打开了。
  那盏奇怪的油灯鬼魅一般从水下浮起,漂到了云枫的眼前。
  云枫急忙一把抓住油灯,朝摇曳着的微弱火苗猛地一吹!
  火苗微微摇了几下,终于熄灭了。
  云枫大喜,急忙提起油灯,只见油灯里面的灯油已经彻底干枯。
  “前生罪孽今世偿,油枯灯灭罪方赎。”
  云枫忽然想起了这首诗,喜极而呼:“莲儿!这盏油灯的火苗终于被我吹灭了,是我自己吹灭的!你说,你现在是不是已经饶恕我了?我的前生罪孽是不是已经赎了?莲儿,你如果在天有灵,就赶快回答我呀!如果罪孽已经赎去,你就赶快显显灵,让这卧室里的水赶快退去,因为,我不会游泳呀!莲儿,救我呀!”
  “油枯灯灭时,是君归天日。”风荷的声音在卧室里回荡起来。
  云枫大惊失色: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久违了,云枫少爷!我就是莲儿。”
  果然是莲儿的声音,声音在卧室里飘来荡去,带着种说不出的诡异。
  云枫怔住。
  浴室里的水已经淹到了云枫的脖颈……
  “前生作孽今世偿,油枯灯灭罪方赎。那盏油灯的火苗就是你的生命之火。油枯灯灭罪方赎,意思就是要你一生行善,不可再作恶。可惜,你非但没有悟出压在油灯下面那纸条的两句诗的意思,依然罪念犹炽,恶心不改!现在,你自己吹灭了你自己的生命之火,没人能够救你了!这正好应了一句老话:自做孽,不可活!不可活……”
  莲儿的声音渐渐模糊,远去。
  云枫悲呼一声,卧室里的水很快淹没了他的头顶……

图片 2 “这海上的月光,可以让我忘记闹市无奈的迷惘,忘记世俗恩怨的捆绑,忘记心头纠缠的忧伤。”
  “既然你如此喜欢这海上的月光,那我们这就把月光带回家。”
  “带回家?你在哄我吧?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。这海上的月光只是虚幻的美丽,更是人间的仙物,又岂是我们凡人能拥有的?”
  “我不能用手去带,但是,我可以用我的眼睛。只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,你就永远可以看到我眼里的月光!”
  ——题记
  
  【第一章】春心隐忧
  
  云小裳静静立在窗前,望着窗外朦胧的夜色,秀眉蹙成了一个忧郁的死结。轻柔的风就像一双看不见的情人手,轻轻抚弄着她薄如蝉翼的睡裙。
  莹白无瑕的月光穿过窗,将室内映得朦朦胧胧。
  “诸葛小天,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呀?我可是将我全部积蓄统统交给你了。这一次已经足够还清你这些年的全部赌债,你可千万别再犯赌瘾了!千万,千万……”云小裳望着窗外的明月默默祈祷着。
  不知在窗前静立了多久,云小裳眉间的死结愈打愈紧,终于等不下去,转身走到床边,拿起了放在枕边的手机。
  
  诸葛小天瞪着桌上最后的赌注——一叠百元大钞,一咬牙,大声道:“押了!”很快,又输得干干净净。
  诸葛小天誓不罢休,又将自己的宝贝‘坐骑’——宝马轿车押了上去。
  还是输。
  “诸葛少爷,还有赌注吗?”坐在对面的龙大胡子面露微笑地看着诸葛小天。
  诸葛小天的额上,渐渐溢出了豆大的汗珠。沉吟了一会,他忽然一咬牙,霍然站起:“我还有一份赌注!”
  龙大胡子颇感意外:“诸葛少爷还想押什么?”
  诸葛小天探手入怀,掏出了一支钢笔,随后猛地一拍桌子,赤红着双眼道:“拿纸来!”
  白纸很快递上。
  诸葛小天拿起钢笔,飞快地在白纸上写了几个字,然后将纸交给了龙大胡子。
  龙大胡子看着白纸上龙飞凤舞的几个黑字,愕然道:“什么意思?”
  诸葛小天赤红的双目瞪着坐在对面的龙大胡子,一字一顿道:“这是我女朋友云小裳的住址,也是我的一个秘密别墅。如果我仍然输了的话,你可以按着上面的地址去找她!”
  龙大胡子紧盯着诸葛小天赤红的双目,慢慢道:“你是说,如果你再输,你的女朋友就归我龙大胡子了?”
  “包括我这座秘密别墅!”
  “这一局事关重大。诸葛少爷真的想清楚了?”
  
  【第二章】泪湿红颜
  
  “愿赌服输!”
  龙大胡子微笑道:“很好,很好。继续发牌!”
  这时,诸葛小天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  龙大子目注着诸葛小天燃着火光的双眼,抬手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依然面带微笑道:“先接你的电话吧!”
  诸葛小天从兜中掏出手机,一看来电号码,脸色微变,一咬牙,不但不接,还将手机关机了。
  
  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。”云小裳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床沿,怔怔地望着床前无声的如水月光,忍了很久的眼泪一下子如决堤的洪水。
  “你为什么要关机?为什么?是不是你的赌瘾又犯了?”云小裳抑郁难释,忽然从床沿站了起来,径直走向了浴室。
  打开浴室里的灯,云小裳慢慢走到浴缸前的一面大镜子前,怔怔地望着大镜子里一脸忧郁的自己,忽然双手掩面,放声大哭。歇斯底里的哭声,充斥了整个浴室。
  时间,毫不留情地无声流淌着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决堤的眼泪似乎已经流尽,心碎的哭声也逐渐嘶哑。云小裳望着大镜子里双目红肿的自己喃喃自语:“难道我在你的心里,还不如几张牌吗?”
  
  龙大胡子道: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  诸葛小天厉声道:“在这一局还没有决出胜负之前,我绝不接任何人的电话!龙大当家,开始吧!”
  龙大胡子轻轻叹了口气,面露无奈道:“好吧,发牌!”
  几张扑克牌很快地飞到了诸葛小天的面前。
  诸葛小天拿起牌,慢慢打开了牌面。
  龙大胡子亦面带微笑地拿起牌,双目微睁地看了看手中的牌面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  牌面一张张打开,诸葛小天的脸变得更加苍白,额上豆大的汗珠开始不停滴落。
  
  【第三章】温水洗伤
  
  龙大胡子慢慢将手中扑克牌一一摊在桌面上,斜睨着诸葛小天道:“你的牌呢?”
  诸葛小天颓丧地将手中牌往桌面中央一推,低头道:“她归你了!”说罢低着头,转身走出了“飞龙赌场”。
  “不送了,诸葛少爷!”身后传来龙大胡子得意的大笑声。
  赌场门外停着一辆锃亮崭新的黑宝马轿车,可惜再也不是诸葛小天的“宝贝坐骑”了。
  诸葛小天掏出兜里的手机,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打开了手机。
  手机的通讯记录里,未接电话竟有十几个,而且,都是云小裳的。
  诸葛小天汗透衣背,仰望着天上皎洁的圆月欲哭无泪。
  离开“飞龙赌场”,诸葛小天在街上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,双手抱头,颓然坐下。
  
  云小裳注视着镜中伤心欲绝的自己,忽然摇头一叹,转身打开了浴缸上的水龙头。
  水在哗哗流着,云小裳走到大镜子前,咬牙道:“今日是你最后一个机会了!天明之前,你再不回来,就别想再看见我了!”
  目注着镜子里的自己,云小裳将手伸到了背后,慢慢拉下了睡裙后背的拉链。
  浴缸里的水渐渐满了。
  云小裳弯身关掉了水龙头。
  水渐渐恢复了平静,静得没有一丝微澜。云小裳的心里却在波涛汹涌。
  泡在浴缸里,云小裳用海绵使劲地擦着自己本就白嫩欲破的皮肤,仿佛要把积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,都要用手中这块海绵尽数给擦出来。
  浴缸里的泡沫高高堆了起来,就像云小裳心中的万团愁绪。
  此刻,如果能让云小裳掏出自己的心和脑,云小裳一定毫不犹豫地将其掏出,放进浴缸里仔仔细细地刷洗一番,将其刷得一片空白,然后忘掉一切,糊里糊涂度此一生。
  “我为什么这么没有脑子?你一定是哪个魔鬼转世,不然,我为什么一次次地要相信你?”云小裳停止了擦洗,静静仰躺在浴缸里,梳理着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的思绪,任雪白的泡沫将自己的身体淹没。
  浴室里面,没有时钟。
  云小裳就这样静静地闭目躺着。
  
  【第四章】邪笑的脸
  
 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,云小裳忽然感到了一阵冰冷的凉意。
  浴缸里的水,已不知何时变得凉了下来。云小裳敏感地打了一个喷嚏,忙从浴缸里站了起来,跨出浴缸,又立到了大镜子前。
  经过这一番泡洗,云小裳觉得自己平静了许多。
  “也许是诸葛小天的手机没电了呢?”不知怎地,云小裳竟冒出了这个念头,遂朝着镜中自我安慰地笑了笑。
  这时,大镜子里,就在云小裳的背后,忽然出现了一张脸。一张俊逸脱俗,却偏偏带着邪笑的年轻男人的脸。
  云小裳慢慢转过身。
  身后除了洁白的瓷面墙壁,什么也没有。云小裳再次转身,大镜子里的脸依然还在。
  一双黑亮的眼睛,也还在邪邪地望着镜子前已经花容失色的云小裳。
  “啊!”云小裳失声尖叫了起来,举起手中的白色大浴巾,使劲蒙住了自己的双眼。
  过了许久,云小裳慢慢放下大浴巾,胆战心惊地再次望向镜中。
  面对云小裳的,依然还是那张挂满邪笑的脸。
  云小裳回瞪着镜中正在看着自己的一双黑亮眼睛,一颗心在慢慢下沉。
  邪笑的脸渐渐从云小裳背后移出,露出了年轻男人的身子。
  年轻男人竟然穿着古代的长衫,手中还持着一把折扇,赫然是一个古代的年轻公子。
  云小裳看得呆了,完全忘了自己正赤着身子。
  
  诸葛小天也不知自己在街上坐了多久,街道两边的店铺已经都关了门。
  寂静的街道,只剩下清冷如水的莹白月光。
  诸葛小天站起身,却不知该往何处去。
  “也许现在,龙大胡子正得意地开着我的宝马去找小裳了吧?”诸葛小天想到这儿,立时双拳紧握,心也猛地收缩了起来,但又无可奈何。
  愿赌服输。
 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将诸葛小天击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  独立在月光清照的街道,诸葛小天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主人打出门的狗。
  
  【第五章】诡异莫测
  
  “小裳,来生我一定为你当牛做马!”诸葛小天仰看着天上明月,痛心疾首。
 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,诸葛小天的肚中忽然“咕噜咕噜”地叫了起来。
  “唉,想不到我堂堂诸葛大少爷,竟落得如此悲惨下场!难道就这样算了?这样是不是太便宜龙大胡子了?不行,我得回去,哪怕拼得一死,先将小裳救出再说!”诸葛小天转过身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没走几步,前面忽然照来了两道耀目的灯光。
  是一辆大客车,正朝诸葛小天飞快驶来。
  诸葛小天一愣,急忙让到了路边。
  大客车很快驶到诸葛小天身边,猛地一个急刹车,在诸葛小天身边停了下来。
  
  年轻公子忽然收起脸上的邪笑,弯身朝云小裳深深作了一揖,然后站起,又朝云小裳招了招手。
  “难道在叫我过去?”云小裳下意识地伸出一手,摸了摸大镜子。大镜子还是大镜子,根本没办法走进去。
  云小裳不知所措,关于诸葛小天的事,此刻竟似忘了。
  镜子里的年轻公子忽然慢慢转过身,消隐不见了。云小裳使劲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大镜子里,还是只有自己一个。
  那个古代的年轻公子,就这么诡异地出现,又这么诡异地消失了。
  看着镜中的自己,云小裳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,便随手拿了一件挂在浴室墙壁上的白色浴袍穿上。
  走出浴室,云小裳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  楼下忽然响起了汽车马达声。
  “难道是诸葛小天回来了?”不知是因为紧张,还是因为兴奋,云小裳的心猛地狂跳起来,随即慢慢撩开窗帘,往楼下望去。
  楼下,果然慢慢驶进了一辆轿车。
  一辆锃亮崭新的黑宝马轿车。
  车子慢慢停了下来。
  真的是诸葛小天的车子!
  云小裳心中狂喜,但随着车门的打开,心立刻沉了下去。
  车里走出来的,是一个大胡子。
  龙大胡子。
  
  【第六章】浴室怪人
  
  龙大胡子走出轿车,整理了一下衣冠,抬步走进了楼内。
  “这人是谁?为什么开着诸葛小天的车子?难道此人有诸葛小天的钥匙?”云小裳紧张地掩住几乎惊叫出声的嘴,“怎么办?诸葛小天到底怎么回事?难道他把轿车都输掉了?天哪,现在还有谁来救我?”
  云小裳忽然想到了浴室那个镜子里朝自己邪笑的古代年轻公子,立刻毫不犹豫地又冲到了浴室里。
  龙大胡子打开楼下的门,径直往楼上走去。想到即将美人在怀,龙大胡子不由得意地摸了一下满脸的胡子,加快了上楼的脚步。
  楼上每个房间全都紧闭着。
  “这美人究竟住在哪一间呢?”龙大胡子忽然犯了难,“管他,一间一间地找,总会找到的。”
  没费多少时间,龙大胡子找到了云小裳的房间。
  打开电灯,看着房间里的摆设,龙大胡子抓了抓头皮,自语道:“应该就是这一间了。可是,人呢?怎么没睡在这里?”
  龙大胡子立在房中,陷入了沉思。
  
  云小裳立在浴室里,也不敢开灯,摸索着走到大镜子前,暗暗祈祷着:“刚才这位公子,不管你在古代是好人还是坏人,现在先来帮帮我吧!”腰间骤然一紧,好像是有人在背后将自己拦腰抱住了。
  “谁?”云小裳觉得一颗心都快跳到喉咙口了。
  “救你的人。”身后的人道。
  云小裳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人,还是鬼?”
  身后的人道:“当然是人。”
  云小裳道:“那我刚才,为什么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你?”
  身后的人道:“我刚才,只是给你表演了一个魔术而已。我穿着古代的衣服躲在你的浴室里,你照镜子的时候,我就站在你的身后。”
  云小裳道:“我转身的时候,为什么又看不到你?”
  身后的人道:“因为,我又躲起来了。”
  云小裳道:“浴室就这么大,你能躲到哪儿?”
  身后的人笑道:“当时,你已经被诸葛小天的事伤心得迷迷糊糊。我当时还是跟在你的身后。你转过身,我也跟着转到你身后。所以,你转来转去,始终都没看到我。”
  云小裳骇然道:“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知道诸葛小天的事?”
  想到刚才自己在浴室洗澡的过程,全都被此人看见,云小裳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条缝立刻钻进去。
  
  【第七章】爱火初燃
  
  身后的人道:“我叫龙飞云,就在一小时前,你的诸葛小天已经在我家赌场里把你输给了我老爸!就在那一刻,我就飞也似的奔跑到了你这里!”
  云小裳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又开始往下沉了:“你怎么会潜到了我的浴室?”
  龙飞云道:“我爸擅长赌,我却擅长偷。开门之事,乃是我的拿手好戏。”
  云小裳道:“那刚才开车进来的那人,一定就是你的老爸了?”
  龙飞云“嘘”了一声道:“轻点,现在,他一定已经到了你的房间。”
  云小裳只好压低了声音:“你现在究竟是来救我?还是要将我送给你爸?”
  龙飞云道:“当然是来救你了。”
  云小裳道:“为什么?”
  龙飞云道:“因为,我忽然发现,我已经喜欢上你了!诸葛小天已经将你输给了我老爸,从现在开始,已经没有资格和我竞争了!”
  云小裳忽觉自己的脸颊就像着了火,一下子烧了起来。
  
  龙大胡子仍然站在云小裳的房间里,纳闷道:“见鬼,难道诸葛小天在骗我?还是这个小妞出门去了?反正人和房子都是我的,来日方长,先回去再说!”
  龙大胡子皱着眉走出了房间,随手将房门锁住了。
  一路嘀咕着走下楼,龙大胡子坐在车子里等了一会儿,终于开车走了。
  龙飞云忽然放开搂在云小裳腰间的手,然后将浴室的电灯打开了。
  云小裳这才仔细地看清龙飞云,果然,龙飞云的脸就是刚才她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个古代年轻公子的脸,只是身上换了一件雪白的衬衫。

本文由永利皇宫463线路检测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既然你如此喜欢这海上的月光,一个人在卧室的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