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永利皇宫463线路检测 > 网站首页 > 弓着腰护着孙子跑进了一个大棚里,要不请假再

弓着腰护着孙子跑进了一个大棚里,要不请假再

文章作者:网站首页 上传时间:2019-10-12

图片 1 你得相信世界本身并非完美无缺。姚远拿起一张晚报坐在办公桌前,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么句话。三个月前,在去北戴河的路上,风光旖旎中偶然碰到了叫一位名叫华彩的姑娘。就几句话工夫,姚远就有些恋恋不舍。其实,那几句话很平凡,放在浩瀚的优美的语言宝库中简直就像一根针掉入苍苍茫茫的大海。
  华彩一身素装,和时下的女孩子一点也不一样,关键是脱俗,尤其是那种能让树叶沉入清潭的眼神,那真叫个绝!姚远就是被这眼神吸引住的。别忘了有机会跟我联系啊,华彩边走边扭头给姚远说,尽管她并没给姚远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姚远答应着,就是没想起问那姑娘从哪儿来,到何处去,电话,邮箱,QQ……我真蠢,姚远事后揪着头发责骂自己。
  你得相信世上的事会有机缘。姚远不再看那张散发着霉味的晚报,把水杯放在嘴边,接着又放下,眼睛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。要不请假再去趟北戴河,看能不能在那个地方再碰到那个叫华彩的姑娘?他首先想到请假,请假可不容易。在自己这个半死不活的单位,别的都行,就是不能迟到、早退或请假。做一把手真不容易,姚远想。如果不去北戴河,岂不失掉了机缘?人生机缘太少了,与人见面的机会多,可记准的人实在少之又少。就这几年,姚远就把人情看淡了,把自己的工作也看淡了。能和自己终身相守者能有几人?姚远有点伤心,鼻子酸酸的。起初,姚远很愿意记住所接触的每个人。先是父母兄弟,再有亲戚朋友,接着儿时的玩伴,再后就是村里所有的人,上了学记老师同学,走到单位记领导同事,记来记去,他忽然感到记不住任何人了。记得多,忘得快,何必招罪!
  请假倒也没费太多周折,坐上车就去了北戴河。姚远想着以前见面的那个地方,心里既兴奋又忐忑不安。下车,慢行,然后看到报亭,报亭旁边是块空地,停满花花绿绿的车辆。姚远找了个座椅坐下来,拿出瓶矿泉水喝了两口,眼睛远远近近、高高低低地看起来。眼前是光怪陆离的世界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各色人等,一闪一闪的,转眼间消失了一波又一波。大千世界,有没有心有灵犀?姚远看不到华彩的影子,决定等下去,或许要一天,或许要两天或更多的时间。请了一周的假,反正也是无事,就坐在这儿等。姚远想着心事,看着远处,笑了笑。
  夕阳西下,北戴河一片静美。无望的姚远有点饥饿,有点疲倦,就找了家小旅馆。旅馆的老板是位中年人,精瘦的那种,细细打量了一番,用怀疑的口吻询问姚远的身份,比警察还严厉。待姚远不断暴露着自己后,老板变得和蔼可亲起来。姚远有种做贼的感觉,忍了又忍。进到房间,饭也没来得及吃就躺倒了,这一觉就睡到日上三竿。被饥肠辘辘折磨醒后,起床,洗漱,走出旅馆,找个地方吃了点东西,就又坐下等,等那位叫华彩的姑娘。
  天变得真快,昨日的晴朗转眼间就又淅淅沥沥起来,整个世界一瞬间变成了伞的海洋。伞是个奇妙的东西,姚远在雨中淋了一会就想起这么句话。伞把人的头一律遮住,只能看到半身,无数的腿这时正在姚远的面前晃动,粗的,细的,笔直的,罗圈的,柔韧的,苍老的……
  姚远望着有点凉意的雨,想找个地方避一避,可又怕错失了机会。机遇对人来说可能就一次,这是姚远的名言。他走向报亭,报亭中有位小姑娘伸出头来,语调很快地兜销各类报纸。姚远买了一张晨报,看看铺天盖地的广告,叹口气。想张口借把伞,又不好意思,只得又走回到那张坐过一天多的座位上。这不紧不慢的秋雨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呢?姚远有点愁闷。
  如若今天等不到怎么办?这是姚远不得不思考的问题,要不要接着等下去?如若自己刚好失去信心转身离去的一刹那,华彩走出来,岂不失之交臂?人生能会有几次这样的机遇?姚远想。
  五天很快就消磨掉了,在坐着苦等的过程中,姚远有些气馁,有些失望,有些丝丝缕缕的惆怅。也许永远会见不到华彩,然后他的思绪就转回到单位。他忽然有点想念那位胖胖的、有点络腮胡子的领导,想念办阳光下暖暖的办公桌,想念冒着袅袅柔和烟霞的茶杯,还有那张发霉的报纸。明天就回去,他想。
  在无望的睡梦中,姚远又度过了一个残酷的夜晚。那个华彩是不会想到我会等他的,真的,人生总会有无数次等待,无数次错过,无数次失望和无奈。姚远这样一想就有点心安,就是见到又能怎么样呢?要是华彩已经有了男朋友呢?要是他根本就没有像自己这样的一份情愫呢?要是……无数个“要是”之后,姚远感到自己有点滑稽,到底自己怎么了,姚远想。
  准备回去吧,姚远自言自语地说。人生就是一段漫长的悠悠的过程,不管结果,这个过程本身是美丽的,那怕所有的都是错误也无所谓。姚远走向报亭,准备买几张消遣的报纸回去路上看。那位卖报的小姑娘有点好奇地看看姚远,冷不丁地问了一句话,你天天坐在那条长椅上做什么。姚远不知怎么对她说,可还得礼貌地回人家的话,只得实话实话。报亭姑娘听后,笑笑,算是同情和理解;然后给他几张报纸。姚远付钱,姑娘拒收。正当姚远转身离去,小姑娘说,那个华彩是我姐姐,已经嫁到俄罗斯去了。
  姚远立在那儿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。说句话就再见,姚远脑海里浮现出这句歌词。眼前有些冒金星,立了好一会,终于看清了一辆公交车飞驰电掣发开过来。车体上没有任何识注,不知从哪儿来,也不知开向何方。姚远迅速朝那辆车跑去,开门,进门,正要关门时,他远远地听到报亭姑娘喊了一句,别忘了有机会跟我联系啊。
  公交车瞬间跌入人潮中,朝前开去,淅淅沥沥的秋雨打着车顶和车窗。外面一片朦胧,姚远什么也看不到。十几分钟后,那辆载着姚远的车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之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图片 2

 

01.

何丽珍把破旧的卷帘门拉开,嘎吱嘎吱的声响预示着她上班第一天的正式开始。她走进眼前这个又小又旧的报亭,不到10平的空间里,放着一个贯穿整个报亭的大货架,上面摆放着各种商货,零食,小玩具,烟酒。货架的尽头处摆放了一个形似木头桩子的东西,权当是个柜子吧,上面端端正正地架了一台老旧的电视机。和货架相对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售货窗口,一些常有人买的东西就都放在窗口旁,饮料,口香糖,杂志。一切都让这本来就不大的小空间显得更加狭小逼仄。所有的光线都是从这个不大不小的窗口射进来,经过这个窗口的挤压、排斥,造就了这个小报亭终年阴暗的命运。

02.

李美娇这周六起了个早,牵着孙子出去散步。

走到湖心公园却突然下了大雨,李美娇赶紧把孙子衣服裹好,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,弓着腰护着孙子跑进了一个大棚里。

躲雨的人很多,挤在几张长凳上。

大棚临湖,四处漏风,雨点夹杂着湖水飘进来,卷携着寒风,呼呼往人们身上削去。

李美娇在长凳上坐下,用手紧紧护住孙子的头和手。暗暗后悔自己出门没有事先看一下天气预报。

雨越下越大,啪啪地打在大棚上。

李美娇抱着孙子,焦躁地看着棚外肆意下着的雨。太阳迟迟躲在云层后,这天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晴不起来。

等了好久,雨还是小都没小一点,孙子开始哭闹,不住地咳嗽,李美娇露在外侧的胳膊全都湿了,衣服因为浸水太多都黏在身上,李美娇感觉到丝丝凉意,不禁担心孙子受凉感冒,四下里望了望,看到对面有一家小报亭,就决定过去买把伞撑着回家。当下将孙子放在凳子上坐好,匆匆跑过去。

03.

何丽珍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和对面棚子里越聚越多的人,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牌子摆在门口,“出售雨伞”。

过了一会儿,一个老妇人顶着雨过来了。

何丽珍从窗口探出头。老妇人的脸上被雨水浸湿,两条长长的眉毛上似乎还挂着没有落下的雨水。

雨下的真大啊。何丽珍想。

“小姑娘,雨伞多少钱一把?”

“40。”

李美娇一过来就看到窗口的人,看起来是个刚出来混社会的,应该挺好说话的,当下就站在屋檐下和何丽珍砍起价来。

“15行不?”

何丽珍假装为难起来,“阿姨,我们的东西都是老板规定的,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

“那你拿出来让我看一下。”

何丽珍取出一把新伞,递出去给李美娇。

李美娇看了一眼就知道,还有商量的余地。

“这伞就是很普通的雨伞嘛,平时不都是15、16的卖嘛!”

何丽珍接口,“阿姨,我们这伞没有办法便宜的,我也是替别人工作的,这价钱也不是我说多少就是多少啊,您也体谅体谅我,就一把伞,我也不是说故意要卖给您这价格。”

嘿呦,还挺会说的这小姑娘,一分钱都不让,李美娇这么多年的砍价经历还没见过嘴这么紧的售货员,当下就把她的好胜心激了起来。

“小姑娘,这雨伞在下雨的时候才能卖的出去,你现在不卖给我,等待会儿雨停了你想卖都没人要了!”李美娇把头朝着棚子那边扭了扭,“你看,那边棚子里那么多人看到我从这儿买了伞肯定都会过来买的。”

何丽珍心里有点打鼓,这个报亭不是她自己的,是孙大娘的,自己如果随便改了价格不知道孙大娘会不会生气,可是眼前这个大妈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......

李美娇细细地观察着何丽珍的脸色,看她似乎有动摇的迹象,心里不禁暗暗欣喜,又加了一把劲,“你看,我就是住在这附近的住户,也经常来湖心公园玩,以后肯定还会常常来你们报亭买东西......”

何丽珍咬了咬唇,说,“那我给老板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李美娇欣喜何丽珍终于松口,却也不禁暗暗在心里笑这个小姑娘的天真,就卖把雨伞的事情还要问问老板,看来是第一次出来工作,没什么经验。

何丽珍嗯嗯啊啊地几声挂了电话,犹豫的表情消失了。

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们老板说这个雨伞是小本生意,不能砍价的。”

李美娇看何丽珍脸上隐约有歉疚之色,还是存了一丝的侥幸。“哎呀,姑娘,我今天本来是带着孙子出来玩的,谁知道就忽然下了雨,现在天气凉,小孩子身体又不好,就怕着了凉,落下什么病根子。”抬头看了看何丽珍脸色,接着道,“听阿姨的,这伞15块钱能卖!”

何丽珍刚刚被孙大娘说了,也听出她口气里隐隐有不耐烦的意味,这么点的小事也要问问她,真是让孙大娘小看了自己,这点处理事情的能力都没有,此时又听了李美娇这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的话,不禁微微懊恼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们真的不能讲价的。”

李美娇看着何丽珍坚定的脸,知道降价不可能,却还是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归。于是站在屋檐下和何丽珍继续周旋。“小姑娘是第一次出来工作的吧?”

何丽珍点了点头。

“哎,现在这时候,谁都不容易啊,小孩子们辛辛苦苦念了十几年书,出来想混个好职业都难......”

何丽珍深有所感,思绪竟然情不自禁跟着李美娇走了。

李美娇看着眼前若有所思的何丽珍,又假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“哎!”然后就把自己如何如何独自带大孙子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。

何丽珍听了李美娇的故事也是大为佩服李美娇,可毕竟是刚刚出来混社会的人,什么事也还不懂得变通,李美娇几次暗示让她把伞稍微降点价,她都只是歉意地笑笑,说声“抱歉。”两人僵持不下,表面上都是平平静静地一个讲些家常一个附和地说着,内心都各自较了一股劲。

其实李美娇一开始是单纯来讲价的,可是讲到后来发现这小姑娘这么倔,也暗暗在心里起了好胜之心,所以才磨在这里聊着有的没的,其实都是为了不输一口气。

正当李美娇说的口干舌燥之际,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忽然匆匆地跑过来了。

04.

“大妈,大妈,你家孙子好像生病了,身体烫的很,你快去看看吧!”

李美娇正说的口干舌燥,猛地听到一个男生这么说,吓的差点站不稳,赶紧拔腿回去看孙子。

孙子被男生的同学抱着,发着虚汗,嘴里直喊着“疼,疼。”

李美娇吓的虚汗冒了一身,抱过孙子就跑,热心的学生跟在后面帮李美娇拦出租,何丽珍也被吓的够呛,心里突突地跳着,眼睛直直盯着李美娇跑在雨中的身影,看着她慢慢变成一个小点直到消失…

05.

司机一看是小孩子病了,把车速开到最快,一边安慰着何丽珍。雨依旧下的很急,豆大的雨点一滴接着一滴,争先恐后地沿着车窗划下,谁也不让谁,留下互相追逐的轨迹......

孙子的脸色越来越白,呼痛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几乎要听不见,李美娇急的手心都是汗,看着孙子的难受劲儿,心痛地就像刀绞,两眼发滞,机械地抱着他摇着。

司机的雨刷哗哗地刷着挡风玻璃上不停落下的雨点,雨却一点一点越来越小,像是哭嚎了好久终于肯歇息,最后干干净净一滴都没有,忽然就停了。雨一停天就立马放晴,明艳艳地照进窗户,好像从没有下过雨一样,只有来不及关掉的雨刷和车窗上还没来得及滑落的雨珠。

雨停了。


韩大爷读写训练营

水其

本文由永利皇宫463线路检测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弓着腰护着孙子跑进了一个大棚里,要不请假再

关键词: